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带你看两会】民生永远是代表委员关注的热点话题

返回首页

最后更新时间 - 责任编辑 - 李春霞

每经记者 杜蔚 每经编辑 杜毅

传统院线电影与伴随互联网而生的网络大电影(以下简称网大),正在奏响一支冰与火之歌:一方面,院线电影受“寒冬”侵袭,2019年1月1日~2019年8月31日共上映347部影片,但65.13%的影片票房不足千万;而在票房不足千万的影片中,多达156部票房不足百万;另一方面,年满5岁的网大正在茁壮成长,不少影片分账票房完胜院线电影,其单片年度最高票房也从2014年的63.4万元增长至2018年的5078万元,涨了约8000%,同时,票房频频冲破千万大关的网大数量也在快速上升。

在经历了野蛮生长、大浪淘沙后,去粗取精、提质减量的网大正在迎来一场前所未有的华丽转身:工业化进程加快,越来越多的传统电影人参与到网大制作中,受众破圈不再是小镇青年。不过,《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网大风光的背后,也浮现出隐忧:有效观影人次“有限”限制了网大票房发展,约束了网大内容的制作题材,使得现阶段无法承制高成本影片;另外,高昂的试错成本几乎让新入局者机会渺茫,网大行业的寡头格局愈发明显。

行业迈进全新2.0时代

院线电影在高歌猛进几年后,影视行业风云突变,偷税漏税、取消票补等内忧外患让行业步入“寒冬”,“寒流”肆虐殃及了2019年的电影大盘。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查阅灯塔专业版的统计数据发现,从2019年1月1日至8月31日,共有347部院线电影上映,但票房过亿元的影片仅56部,占总数的16.14%;令人咋舌的是多达226部的影片票房不足千万元,占比高达65.13%。值得注意的是,在这些票房不足千万元的影片中,有近七成,即156部影片票房不足百万元。这意味着,今年前8个月,绝大多数院线电影沦为陪跑,而“票房一日游”等情况更是屡见不鲜。与院线电影形成明显对比的是,网大正在蓬勃发展。

“网大行业迈进全新2.0时代,大家对于自己的发展方向更加清晰。”爱奇艺电影版权合作中心总经理宋佳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之前制作公司做网大,可能90%都是为了票房、收益,“现在大部分片方冷静下来了,对这部分的需求逐渐降低到60%、70%。反而更希望能创造出自己的品牌和平台价值。因此,哪怕有几部影片存在亏钱的风险,他们还是愿意去开机,而在今年之前这样的情况几乎没有。”

制片方对网大内容品质的提升,促使网大票房爆款频出。记者查阅公开统计数据发现,截至9月10日,2019年分账票房破千万元的网大已有27部,合计票房达3.94亿元。其中,TOP3影片是《鬼吹灯之巫峡棺山》《三重威胁之跨国营救》和《水怪》,分别拿下3035万元、2023万元和2000万元的票房。耀眼成绩之外,今年破千万元的网大数量也逼近2018年全年的34部,大有赶超之势。“网大的千万元票房,类似于院线电影的‘十亿元’俱乐部概念。”网大行业的“头号玩家”——新片场影业总裁牟雪告诉记者。

2019年新片场不仅打造出了网大票房第一的作品,而且共有11部网大均超过千万票房,占网大市场40%份额。通过逐一分析上述高票房网大背后的制片发行公司,记者发现,目前已经基本形成了新片场、淘梦、映美等几个寡头割据的局面,这符合影视行业头部效应为主的规律。“今年已经变成了专业玩家之间的竞争,是内容升级、制作升级、寻求突破的一年。”牟雪坦言道。

不过,受整体行业低迷等因素影响,这些年网大行业正在进行数量“瘦身”。2016年,新上线网大2643部,2017年为1892部,2018年进一步下降,新上线网大仅1526部,较2017年下降24%。这当中,爱奇艺一家独大,2018年仅其一家平台就上线1004部网大。

“之前来浑水摸鱼的公司,在2018年开始退出。所以今年上半年,网大数量肯定比去年同期要少,但从质量上讲却有很大的提升,因此总体分账金额没有太大变化。”宋佳告诉记者。此外,多位行业人士均向记者表示,网大数量减少恰好是行业的一次洗牌,从长期来看对网大的发展有积极作用。

工业化将由网大开启

网大茁壮成长展示出的强大生命力和票房号召力,正在聚焦越来越多传统影视行业人士的目光。

“今年,我们看到了一个有趣的变化,一些院线公司、优秀的创作人以及演员都开始关注网络大电影。”牟雪如是表示。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发现不少老牌演员,例如陈浩民、赵文卓等都参与到了网大中,其中,陈浩民已陆续出演《狂龙伏妖》《斗战胜佛》《天剑修仙传》等多部网大作品;而赵文卓则出品、总监制并领衔主演了网大《黄飞鸿之南北英雄》,该片不仅在国内备受瞩目,还在戛纳电影节参展期间,将其海外版权卖到美国等多个国家。这些均显示出传统影人介入网大的趋势。

究其原因,牟雪认为,院线电影的门槛偏高与网大品质提高是形成这一趋势的两个主要因素:“一方面,传统影视的原有赛道没有那么好了,院线电影门槛越来越高,风险也非常大,另外采购的To B商业模式的预算,无论是电视台还是视频网站都在大幅缩减;另一方面,这些年网络电影品质提高非常快,传统的优秀制作人已经看到网大爆发的潜力与增长空间。”

优秀影视人才的加入,必然会带动、促进网大行业发展,让网大获得更多资金支持,加大内容投入。牟雪向记者透露,“以前投资一部网大的成本可能在50万元,而现在很多网大的投资成本都突破了千万元级别”。今年新片场影业对《鬼吹灯之巫峡棺山》的投入成本达到了1500万元。

网大内容品质提高,也逐步拓宽了受众群。牟雪告诉记者,一般来说,网大主力客户是20~25岁的小镇男青年。“但今年,居然有投资人、财务总监、设计师等高学历白领主动跟我交流,说现在他们有时也会看网络电影。”牟雪说。

平台方则更希望网大用户打破圈层壁垒。“我们不会特别去分析网大的用户有什么特点,因为这样会让我们合作伙伴在内容创作上出现一定局限。”宋佳指出,“一定要站在山顶上看整个市场,才能有一个更远的目标。如果只是在半山腰去看,那么不管是预测票房还是生产内容,思维都是局限的。”

网大受众因行业发展逐渐破圈,而中国电影的工业化也将由网大率先开启。

一直以来,电影工业化是困扰我国电影产业发展的一大难题。国产电影制作时,主要依靠团队经验,还并未形成一个标准、可量化的流程,制作超预算、管理混乱等都是影视行业的顽疾。现在,网大行业正在构建内容生产的工业化体系。“院线电影无法真正工业化,或者是在金融方面没有一个所有人都能遵守的规则,这导致工业化进程举步维艰。现在网大行业已经把这块市场的规则逐渐确定下来了。”宋佳表示。

“工业化的完成一定是在网生内容。”牟雪也给出了肯定的答案,她认为传统的院线公司、电视剧公司已经有过爆款作品,历史成绩非常卓越,跟随互联网的变化来改变创作,很难说服他们,所以传统的影人很难实现影视工业化。“所谓的影视工业化是有标准、有数据,需要分工协作,并且形成方法论和体系化。在这方面,网大的团队都是伴随互联网而生的90后,他们有更强的‘网感’,知道用户喜欢什么,再通过大数据分析制作内容。”

新入场者机会渺茫

虽然网大正在影视快车道上飞速前进,但隐忧也逐渐浮现。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在与多位业内人士对话后了解到,有效观影人次低是拖慢网大蓬勃发展的一大问题。以今年网大分账票房冠军《鬼吹灯之巫峡棺山》为例,有效观影人次为771万人次(截至2019年8月31日),倘若按照目前爱奇艺对外公布的1亿会员数来粗略计算,即便是票房第一的分账网大,观看人次也尚未达到平台总会员的10%。这意味着,网大潜在用户还有很大挖掘空间。

现阶段,网大有效观影人次的“有限”也限制了分账票房拓展。“即便平台有1亿用户,也并不是全部的会员用户会观看网大。假如用户是男女对半,5000万的男性用户是网大主力,假设其中一半的人即2500万人会看网大。但不可能所有人的观看时间都会超过6分钟(按照爱奇艺6分钟为一个有效点击,计入网大分账),假设有一半人(1250万人)可以达到6分钟,他们每个人就能贡献2.5元的票房。由此可见,目前网络电影分账票房天花板在3000万元左右。那如果要是想票房超过3000万的话,影片就不能是垂直、只针对男性向的内容了,就需要女性用户也喜欢看或者覆盖更多的男性用户,以此来突破分账的天花板。”牟雪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如是举例说明。而分账票房的天花板则直接制约了网大内容创作的多样性,从不亏损的角度考虑,网大成本必须严格控制在票房天花板之下。

宋佳预测,今年,单部网大的最高分账票房在4000万~5000万元。如何触达网大核心的垂直人群,激活更多有效用户,是制片方和平台方共同的愿望。

值得注意的是,在马太效应显现的网大行业,新入局者想要突围变得愈加困难。“我不敢说完全没有机会,但是现在新入场者要想成功难度很大。从制片的角度来讲,平均要做十部影片才能找到做网大的感觉。”牟雪指出,现在机会渺茫的原因在于试错成本高涨。“早些年,做一部网大的成本在50万或100万元,那么做10部网大花费500万到1000万元就能学习并积累一定经验。但是到了今年,基本没有低于500万元的项目了;甚至不少优质的网大项目成本达到了1000万~1500万元。这个时候入局,门槛已提高,同样制作10部网大的资金体量高达5000万~1亿元。”

牟雪进一步表示:“由于网大成本高筑,新入场者也许赔两部作品就会直接退出了。”

(实习生李美宏对本文亦有贡献)

(责任编辑:蔡情)



 中国经济网声明:股市资讯来源于合作媒体及机构,属作者个人观点,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打开微信,点击底部的“发现”,使用 “扫一扫” 即可将网页分享到我的朋友圈。

首页 - https://ynhbhsw.com